我 陳信瑜!一路相挺孩子開心的笑容


2018-11-09 13:31

 (廣告)

看著兒童劇團表演的觀眾席,經常使我熱淚盈眶,有什麼東西比孩子開心的笑容,更加迷人呢?當他們隨著舞台上的人物,歡欣鼓舞或神色緊張,甚至舉手站起來說:「小心!壞人他在你後面!」,你會看到生命裡最純真的自己,那個不加矯飾、不用戴面具的自己,孩子的笑容,洗滌了我心靈上世態炎涼的瘡疤,也是我一直堅持努力的動力。

十年前的某天晚上,我接到一通電話,電話那頭,一位媽媽慌亂的聲音泣訴著,孩子不知道怎麼了,放學回後,一直喊不舒服,尿尿的顏色很怪,他不知道該怎麼辦,於是打電話向我求援,我安撫媽媽,建議媽媽先送醫院,讓醫生來處理。隔天我禮貌性地詢問媽媽,孩子好些了嗎,媽媽吞吞吐吐,說得不清不楚,我嗅出有不尋常訊息,孩子應該是橫紋肌溶解症,有一些過度的操練。我詢問該校校長,經過幾番的努力,知道孩子那天在學校受到不當對待,後來,老師拿紅包去慰問孩子,家長開始委婉告訴我,沒事了 請我不要再為難學校,到後來 家長告訴我 我太多管閒事了…。

這是十年前的事了,是我接觸到的第一件的校園霸凌案件,雖然公親變事主,一堆壓力叫我不再要介入了,但是,我堅持是非 堅持對事件的檢討。

特殊生是所有孩子裡最弱勢的一環,因著孩子的特殊狀況,父母早已心力交瘁,孩子入學的問題,又困擾著這群家長,隨機分配下,有的班級太多特殊生,老師無法負荷,教學品質也不佳,因此,在我們強烈建議下,特教管道改變特殊生的入學順序,讓教育現場的老師和關心孩子的家長達到雙贏。特殊生有時候伴隨著多重的障礙,進出醫院開刀治療是常態,這樣就有一段長時間無法上學,體制內床邊教學的規定,只站在方便行政處理的層面,在處理床邊教學的現況,但那並未站在一個為孩子好的角度,只是讓現場行政工作省事快速而已,對於孩子受教權、孩子的需求,沒有人在乎。我與家長幾次座談,我改變特教床邊教學的模式,為孩子身體健康後回歸學校做好準備,因為每一個孩子都是被祝福而來到世界的,我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,直到他得到應有的對待。

十多年來,我看到太多媽媽的眼淚、我聽到太多慘不忍睹的故事,家暴的、不當對待的、弱勢家庭的又病痛纏身,一個個用生命力道刻劃的故事,我堅守「公平、正義」的理念,一如我從政初衷,為人民發聲,為我摯愛的孩子爭取權利,其中也有謾罵、汙辱、毀謗,認為我管太多,小港前鎮的議員管到旗山做什麼,但是,那是個孩子呀!不能任他自生自滅啊!

我舉辦多次親子活動,結合社區在地資源,提倡親子共讀,親子歡樂party、紙風車兒童劇團表演…,為家庭創造了許多難忘的回憶,也為我自己累積心靈的感動。我,陳信瑜,累積個人內斂而陳厚的力量,以堅定的溫柔,一路相挺孩子開心的笑容。 

(廣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