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惠金融造就社會信任 黃天牧:CSR=EPS


2017-11-14 11:32

「普惠金融在社會扶助應用『以微型保險』為例研討會」邀請富邦產險董事長陳燦煌(右起)、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執行長曾俊哲、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黃天牧、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院長劉尚志、國泰人壽總經理劉上旗等人與會。(黃柏榮攝)

〔文/李惠芬〕國內的普惠金融最重要的推手─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黃天牧昨天在「普惠金融在社會扶助應用『以微型保險』為例研討會」上,勉勵國內產壽險業者,只要做好普惠金融,社會責任(CSR)與公司獲利指標每股盈餘(EPS)是相輔相成,民眾對企業有好感、信任,自然成主顧。

黃天牧回憶在二○○六年間,偶然看到一則社會新聞報導,一位從事舊衣回收單親媽媽痛失孝女,原來這位懂事女兒幫媽媽收衣服時,不慎從七樓摔下來不治,加重打擊這位單親媽媽。黃副主委當時反覆思考金融機構如何來協助這群經濟弱勢族群,「微型保險」的架構慢慢亦浮現於眼前。經過金管會一番努力,與國內壽產業者不斷協商下,終於在二○○九年間誕生「微型保險」。

窮人銀行 獲諾貝爾和平獎

黃天牧解釋,談到普惠金融首推孟加拉穆罕默德.尤努斯。他所提出的鄉村銀行也稱之為「窮人銀行」(Grameen Bank),出人意表在二○○六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。當年諾貝爾評審委員會在讚辭中指出,「和平得以延續,端賴多數人能脫離貧窮,小額信貸便是達成上述目標的工具之一,而社會底層的擺脫貧困,亦有助於深化民主與人權。尤努斯和鄉村銀行證明,即使是赤貧之人,也能努力改變人生。」

金管會副主委黃天牧闡述普惠金融的重要性。(黃柏榮攝)

再來,黃天牧談到M型社會造成貧富懸殊,乃至於到二○○八年金融經濟危機,很多地方民眾失業,不僅是開發國家,已開發國家也是。經過這一番責難,大家對於金融體系都有不是太好印象。黃天牧也分析,此時更要做到包容性成長,也就是政府在選擇經濟成長之際,所享有的果實要讓所有不同社會階層的人都能享有,而不是集中在少數階層。

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院長劉尚志說,在印度、菲律賓赤貧族群是沒有辦法接觸或了解到銀行、信貸,也產生他們對於金融的排斥。一般來說,金字塔上層的人對金融交易極為熟悉,甚至也得到受益的好處。因此,金融教育也是讓赤貧族群有機會脫貧。

黃天牧也提醒金融機構,銀行保險的資金來自於社會大眾,而金融機構的經營,有其公共性。

無形執照 金融機構責任與義務

黃天牧也舉例,政治學上談的合法性與正當性,其實金融這一塊的經營也有合法性與正當性,若以執照來闡述,他表示,金融機構有兩張執照,其一是主管機關給的為合法性,另一張是社會大眾給的屬正當性。後者也可稱之為「無形的執照」,普惠金融是一個入門,讓金融機構對社會有一份責任與義務,經營模式中「服務」必須滿足不同階層的民眾需求。

金管會自二○○九年起推動微型保險,已逾五十一萬人次投保,全國二十六家(壽險業十五家、產險業十一家)響應,累計承保金額達一六○一億元。黃天牧表示,這個成果不凡,他也認為,我們應該走上國際舞台與世界各國分享台灣普惠金融的過程。

不過,「微型保險」只是金管會第一步,黃天牧認為,未來還能再思考透過金融教育,讓經濟弱勢族群脫貧。他舉出像小額貸款、稅賦減免、定期定額投資商品,皆可以有效改善這群人的人生。